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综合
  • 新形势下全球油气业务发展的八大特性

新形势下全球油气业务发展的八大特性

2021-03-11 08:50:11 金正纵横油气咨询

经历2020年的洗礼,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以及石油公司先后出台了能源转型政策和目标,能源转型进入实际操作层面。笔者从8个方面总结了“巨变”下油气行业的发展特点与趋势,供读者参考。

1.能源结构演变的规律性

全球一次消费能源类型由高碳向低碳、无碳发展,由化石向可再生发展,由低密度向高密度发展是大势所趋。但能源转型是一个漫长、逐步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新能源技术、成本等核心问题没有大规模突破之前,油气仍是未来的主要能源。

目前,全球石油产量呈现“稳中有增”的态势,天然气已经进入快速发展的“黄金期”,势必在第三次能源转型中发挥举足轻重的桥梁作用。预计2040年石油在全球能源消费中占27.2%、天然气占比25.84%,煤炭占比20.3%,非化石能源(包括新能源)占比26.66%。

2.全球油气供需格局的平衡性

油气供需结构蕴含资源、市场、地缘政治等多重信息,是全球油气格局的集中体现,其基本特点是平衡性。如果以油气供需结构作为主要划分依据,自1859年全球石油工业诞生以来,全球油气格局主要经历了“美国中心”、“一域两中心”和“两带三中心”的三次历史演变。

美国、欧洲、亚太是全球三大油气消费中心。3个地区(国家)2019年原油消费占世界原油消费总量72%,美国与欧洲近几年原油消费变化不大,亚太(主要是中国、印度)增长迅速,从1980年占比18%(5.16亿吨)增长至2019年占比37%(16.6亿吨);天然气消费占世界天然气消费总量58%,欧洲和亚太增长较快,其中,亚太从1980年占比5%(0.65亿吨当量)增长至2019年占比22%(6.7亿吨当量)。

3.油气地缘政治的稳定性

油气地缘政治的稳定与否对国际油气合作及其趋势具有重要作用。从目前看,中国石油公司在海外的主要油气合作区风险整体攀升,且呈现出长期化、常态化的波浪动荡。

阿拉伯世界动荡呈现长期化和常态化趋势。在“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革命浪潮后,阿拉伯世界各国处于深度动荡中,其背后主要原因包括:几次战争和冲突、主要国家经济受到破坏,油气工业亟待恢复和发展,经济和民生问题突显;什叶派、逊尼派间仇恨日积月累,民族和宗教矛盾激化;西方国家的外来干预对动荡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中亚地区潜在风险持续攀升。“长期政治”是中亚地区最突出的风险之一。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塞拜疆等国家普遍存在“老人政治”风险,虽然一些国家已经完成了“新老交替”,但新总统政治经验、平衡国内原有势力仍存在困难;在美俄博弈的夹缝中生存,仍存颜色革命导致的政变风险。中亚地区另一个突出的风险是财税风险,资源国政府会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特别是油价的变化,频繁的变更油气对外合作中财税条款,以此限制投资者的利益分成。

拉美地区左右翼之争不断,社会问题突出,局势更趋复杂。在美国的干涉下,拉美地区左右翼之争加剧,面临更趋复杂的局势变动。同时,拉美地区是世界上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民粹主义情绪强烈,社会矛盾尖锐、稳定性较差、治安恶化,在拉美地区的油气投资将长期面临政治及社会风险。

4.勘探开发业务发展的接替性

勘探开发技术的进步、工程装备的更新,促进全球油气勘探开发领域从常规到非常规、从陆上到深水逐步接替。

从勘探看,全球油气勘探进入中后期,但总体具有由油到气、由常规到非常规的接替趋势。全球常规油气可采资源总量约10728亿吨油当量。总体看,常规油气资源量不断增长、潜力巨大,近50年的全球油气资源评价结果显示,常规油气资源量增长50%左右;但全球常规油气资源增长具有分布不均的特点,俄罗斯、伊朗、沙特阿拉伯等27个国家的油气资源增长占比高达85%。全球非常规油气可采资源总量为5834亿吨油当量,相当于常规油气资源总量的54%左右。非常规油气资源中,重油、油砂主要分布在委内瑞拉和加拿大,致密油和油页岩主要分布在北美和中亚-俄罗斯地区;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北美、中亚-俄罗斯和亚太地区。

从开发看,通过开发领域有序接替,油气产量持续保持增长。截止2019年底,全球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六大地区133个国家,共有404个盆地,15949个油气田(油田9017个;气田6932个),与2018年底相比,油气田增加2160个(油田726个;气田1434个)。2019年全球油气产量79.8亿吨,其中原油46.4亿吨,天然气39556亿方,增长2.34%。

领域变化看,陆上常规油气产量下降1.6%,海域油气产量增长2.2%,非常规油气近十年年均增长量为1.15亿吨,年均增长率为9.1%。

5.油气业务结构调整的战略性

国际石油公司、特别是石油巨头是油气市场中的主角,其经营过程中所形成的业务结构,直接反应了其战略动向。国际石油公司的业务结构包括油气类型、资产类型和资产分布三个方面。

(1)油气类型

从业务结构中的油气占比来看,七大国际石油公司无论是天然气的商业剩余可采储量和还是产量占比均接近50%,说明近几年来,国际大石油公司坚持油气并举策略,天然气已成为其重点发展领域之一。

(2)资产类型

从资产类型看,七大国际石油公司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多样化的资产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抗风能力与盈利能力。但各家公司根据自身的特点和偏好,资产类型有所偏重,如壳牌的LNG资产占比相对较高;bp和壳牌在深水领域具有技术优势,其深水资产占比相对较高;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近几年加大了对北美非常规油气产量的收购,其非常规油气资产占比较高;道达尔在北非具有地缘和先发优势,其陆上常规油气资产占比较高。

(3)资产分布

从业务布局看,七大国际石油公司同样形成了一个较为多样化的布局结构,为了规避油气地缘政治带来的风险,在中高风险地区资产比重逐步减少。近几年,国际大石油公司普遍存在“回归本土”的动向,特别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加大了在美国本土的资产收并购活动。

6.国际油气价格波动的周期性

影响国际油价的因素非常多,而且相互之间都有关联,我们将国际油价的影响因素分为成本因素、供需因素和金融因素。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导致各主要经济体停摆,原油需求急剧缩水,同时,OPEC+因谈判破裂引发价格战,使市场供需关系进一步恶化,国际油价暴跌,甚至出现负油价。从三季度起OPEC+开始执行减产协议,国际油价略有回升,在40美元/桶左右挣扎徘徊。对未来的油价判断:供给侧看,2020年5月至今OPEC+平均减产执行率接近100%,而低油价也使美国石油产量维持低位,供给侧供应过剩收缩;需求侧看,全球日均新增病例和现有确诊病例由升转降,疫情出现“双拐点”,美国1.9万亿防疫纾困法案即将于3月15前获得国会批准,宽松的货币政策助推原油需求回升。预计2021年国际原油市场供需双向改善,油价显著回升,Brent油价全年约60美元/桶。

此外,分析历史油价增速趋势可以看出,油价波动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特征,长周期约8-10年,主要受供需关系影响;短周期约2-3年,主要受突发、重大事件影响。2020年疫情爆发,加速了油价的变化,但仍在周期性指标内。对于油气投资项目来说,其具有的长周期特性;特别是境外的油气投资项目不同类型的合同模式对油价的敏感性不同,这就决定了在油气资产的投资与收并购过程中,要把握油价的周期性规律,尽量避免因油价带来的投资风险。

7.油气勘探开发理论技术发展的原创性

近100年来,全球油气产量一直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主要推动因素是技术的变革与进步。

技术进步始终是推动石油工业快速发展的强大动力。未来开发与工程技术会朝着四个大方向发展,即智能化、纳米技术、仿生技术和原位改质与转化。

(1)智能化

地下环境的复杂性与隐蔽性使得油气田开发技术必然朝着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包括油气井的智能化、流体的智能化与油气田的智能化等。智能化的本质是通过实时的监测、处理与反馈,提高勘探精度,降低勘探风险;提高采收率;降低成本;提高安全预警以及应对能力。智能化的关键技术包括遥测技术,可视化技术,智能钻井与完井技术,自动化技术,数据集成,管理与挖掘技术,集成管理体系等。

(2)纳米技术

纳米技术作为一项前沿科学,对包括油气行业在内的各行业产生巨大的作用与深远的影响。纳米机器人在油气勘探与开采中具有多种用途:辅助圈定油藏范围、绘制裂缝和断层图形、识别和确定高渗通道、识别油藏中被遗漏的油气、优化井位设计和建立更有效的地质模型,将来还可能用于将化学品送入油藏深处进行驱油等。

(3)仿生技术

仿生化油井就是未来发展方向之一。通过模仿植物根系“亲水性”生长特性,研制“仿生性、亲油性”钻井方式,并通过井下智能控制阀实现不同储层液体特性的特殊化疏堵功能;同时,通过井下监测和地面控制技术分析储层流体物性与预测见水时间等。通过模仿蜣螂、穿山甲等动物体表凹坑、凸包、鳞片、波纹等各种非光滑形态,科技人员已研制出孕镶金刚石仿生钻头。海底管线仿生防护技术可仿生海草起到消波、降低潮流速度作用,减少浪流对岸滩的冲蚀,促进海水所挟泥沙的沉降,达到固沙促淤目的。

(4)原位改质与转化

开采重油和油页岩可通过地上开采与原位(也叫地下或原地)改质与转化的方法。原位改质与转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即“改质”与“转化”:将重油变为轻质的合成原油的过程叫作“改质”;将干酪根(油页岩是以干酪根形式存在于地下的)变为“类石油”的过程叫作“转化”。而“原位”是指在地下原处。目前原位改质与转化技术达数十种,未来该技术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大规模、低成本、高效益,工艺简单、有效,适应性强。

8.我国油气资源进口的多元性

从油气资源富集程度来看对主要经济体对外依存度变化,各具特点。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源供需两旺型经济体,油气消费基数大,即使在经济增长缓慢情况下,油气消费的绝对量、对外依存度仍较高;2008年后页岩油气的成功开发,增加了美国油气自给能力,对外依存度快速下降。以欧洲为代表的资源衰竭型经济体,随油气产量的降低,油气对外依存度逐步上升,而欧洲灵活的能源利用方式,造成对外依存度的较大波动。以日本为代表的资源匮乏型经济体,油气对外依存度持续高位,新能源利用及政策变化,影响对外依存度波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必将导致能源消费总量的进一步增长,油气对外依存度持续增加。

油气资源进口多元化是规避能源安全风险的主要途径。近年来我国油气需求与对外依存度快速增长,据海关数据,2020年中国原油进口54238.6万吨,同比增长7.3%;中东、非洲、俄罗斯及南美是我国原油进口主要来源,从这四个区域进口原油的占比合计达95%,仅中东地区进口量占比就达48%;进口来源国前十位依次是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伊拉克、巴西、安哥拉、阿曼、阿联酋、科威特、美国、挪威。2020年中国天然气进口量10166.1万吨,增长5.3%;进口管道气来源国5个,分别为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缅甸、俄罗斯;LNG的进口来源国为24个,国家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位居前四位,澳大利亚进口量占比达46%。

我国油气进口虽然已初步形成了多元化的进口格局,但进口来源极不平衡,未来要进一步优化油气引进布局,着力构建“以中东-中亚-俄罗斯为中心,以非洲、美洲为侧翼”的油气供应格局,即石油要重点拓展俄罗斯、、加拿大等国进口量,天然气要大力推进俄罗斯、非洲海上、北美等国进口量成为稳步增长。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